科学首页 > 环境保护 > 新闻列表 > 正文

日本"老年敢死队"宣告成立 近期开赴核电站一线

http://www.kexue.com 2011-07-03 10:10:32 新京报  发表评论


山田恭晖面对“老年行动队”的成员侃侃而谈,他们愿意用自己的余生解决核泄漏问题

穿防辐射服的“老年行动队”成员
穿防辐射服的“老年行动队”成员

  7月1日,一支由400余名退休核电专家和技术人员组成的“老年行动队”宣告成立,他们将于近期开赴核电站第一线。

  在日本参议院会馆,面容清瘦的山田恭晖先生宣布,将不惜用自己的生命来扑灭核泄漏。“我们都已经是老人,不再担忧核辐射问题,我们将尽自己的智慧和技术,为扑灭福岛第一核电站的核泄漏问题作最后的贡献。”

  他是这支“老人敢死队”的领队和组织者。当他对着世界媒体侃侃而谈后半生“理想”时,显得那样的意气风发,丝毫看不出他已有72岁高龄。只有他左边额头青黑色的老人斑,是遮不住的岁月痕迹。

  对“核”感情复杂

  像很多上了年纪的日本人一样,山田恭晖对“核”始终有着复杂的感情。当美国人在广岛和长崎投下原子弹的时候,6岁的山田并不在日本,而是在韩国汉城。但这同样给他带来了儿时的心理阴影。

  在东京大学求学期间,山田加入了左翼学生运动团体,经常参加反对核武器的示威游行,还担任其中的领头羊角色,这使他甚至被警察逮捕过。

  1962年大学毕业后,山田进入住友金属公司工作,这是全球五大钢管公司之一。在那里,山田担任精英工程师,一工作就是28年。工作期间,山田始终没有放弃对核问题的关注。每当右翼试图修改和平宪法,违反无核武器三原则的时候,他都会随同人群上街表达抗议。

  2010年,在东京大学组织各种反核武器游行的左翼团体举行了一次50周年大聚会,山田先生还专门向这些昔日的“战友们”发送了2000多封电子邮件,呼吁他们继续关注日本的和平运动。日本地震发生后,山田先生在电视上和电脑上反复观看了福岛第一核电站爆炸及核泄漏的画面,对核电站的未来忧心忡忡。当看到年轻的工作人员忍受着高辐射从事维修工作时,一个念头在山田心里逐渐成形。“看着孙辈们的脸,却什么都不做,这样的事情我不会干,”他对自己说。

  今年4月,山田先生自己制作并成立了一个名叫“阻止核电站爆炸”的网站。他向2500多位同龄人发出邮件和电话邀请,希望他们加入。这个网站一个重要目的,就是公开招募进入福岛第一核电站从事抢修工作的“老年行动队”志愿者———以此为标志,“老年行动队”逐渐成型。

  获得福岛“入场券”

  截至6月27日,“老年行动队”已经招募到400余名志愿者,他们中有大学教授,也有消防员,年龄从30多岁到82岁不等。按照山田先生的想法,老年行动队主要面向60岁以上的技术人员,其他年龄层的志愿者不会进入核电站。

  山田介绍说,他们都是志愿者,不要政府和纳税人的一分钱,做这件事纯粹出于良心。由于看到核电站的危险,以及最近地震、海啸接连发生,经济一直没有复苏动力,山田先生感到十分痛心,他说:“这里已经不是一个可以安心养老的国家了”,所以想着要为社会发挥一点“余热”。

  根据计划,他们将选择5人组成一个“福岛核电站调查团”,7月中旬将进入福岛第一核电站进行现场调查。之后再根据情况,将志愿者们分成小队,轮流在核电站里实施抢修或者冷却机房等技术性工作。目前山田先生正在向日本政府以及东京电力公司申请“放射线管理”手续,一旦取得许可后,最早就会在7月10日出发,主要调查的内容是当地作业的环境。

  调查团队囊括了众多专业人士,他们退休后,依然选择发挥余热。

  石田和彦,是来自滋贺县的63岁建筑工人,曾参与了建造福岛第一核电站一号核反应堆的外壳。他说3月11日地震和核电站反应堆爆炸那一刻,自己感情非常复杂。此后得知山田先生的团体后,就决定加入。

  石田和彦回忆作出决定的那一刻的时候说,“我告诉妻子我想去现场抢修,妻子说那就去做你应该做的事情吧。”

  不过,除了专业技术人员、核电站前工作人员之外,山田先生的团队里还有很多纯粹的业余人士,比如1名酒吧歌手、2名厨师。

  伊藤道雄就是其中的一名业余人士。他的工作是小学老师,退休后在一间咖啡馆帮忙,主要是传授一些待人接物的经验。

  在山田先生看来,福岛第一核电站在招募维修和冷却专业人员的时候,基本上没有对年龄、经验进行考虑。而他利用网络招募的一些志愿者,都是专业的退休人员,有过一辈子的技术经验,所以“用这样的团队去进行修复工作的话,我觉得不会比现在的差。”

  行动感动日本政府

  对于这支民间力量,日本政府的态度也在转变。

  当山田先生刚刚招募“老年行动队”队员的时候,首相菅直人助理细野豪志将其称为“决死队”,这个词带有一定的贬义色彩。山田先生本人曾多次表示,自己并不是带着自杀使命组织这个“老年行动队”的,他只是想到了最坏的结果而已。他说:“行动队的队员们都会尽全力保护自己,要活着回来。”

  当5月福岛第一核电站的工作人员出现中暑和受到核泄漏污染的状况后,细野豪志对山田先生的建议逐渐认可。他在一个记者会上赞扬道:“就算可能牺牲自己的生命,也为了国家做贡献,这种精神是十分宝贵的,不过首先我们要对他们进行身体检查,确保不会轻易受到辐射影响。”

  6月初,负责核安全的日本经济财政大臣海江田万里还专门和山田先生举行了会晤。山田说,海江田万里也支持老年行动队。

  东京电力公司和相关专家们曾预测,福岛第一核电站的整个维修计划或许长达10年,甚至更长的时间,这样放射性物质的泄漏才能基本上消除。山田先生也按照这个时间表来规划“老年行动队”的未来。

  他是一个十分严谨的人,几乎将自己后半生的生命时间都计算的一清二楚,并且和福岛第一核电站联系了起来。他说,之所以承担这项任务是因为年纪很大了。“我现在72岁,根据日本平均寿命,我还有13-15年的生活。”因此虽然泄漏核电站里高辐射性的物质会影响他的身体健康,乃至患上癌症,但他却说:“癌症发病要到20-30年左右,或许得癌症之前,我就已经死了。”

  相反,“对年轻人来说,他们还有未来,还要生儿育女,不能让他们来承担这样的任务。”

  他说,核电是他们这一代人开发出来的,也享受了核电的便利,同时向社会推广了“核电安全”的理念,因此出现福岛核电站泄漏事故后,他们这一代人更应该做出表率。“这也是我们这一代的人对于下一代的义务。”(张乐)

网友评论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已有条评论